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新居】(03)(完)
【新居】(03)(完)
 字数:14206
 

                (3)
 
  「的的达达……达达……」强劲的音乐节奏还留在脑内盘旋着。
 
  今晚真高兴。
 
  自从呀非和我都转了新工后,我们都忙得透不过气,很久没有去跳舞了。 
  跳舞后,流些汗,当作做了运动,很舒畅的感觉。
 
  只是,有点累,肚子也饿了。
 
  我们到新居附近的小商场吃东西,里面有一间便宜又美味的蒜油饼店。我们 差不多每星期也会光顾。
 
  小商场人流不多,而现在时间也不早,大部份店子也关门,只有这间美味的 蒜油饼店还在营业。
 
  店子面积不太大,只有三三两两店员和食客。坐下来,他们不时以色色的目 光望向我,看得我有点尴尬,害我多次要把小背心拉高,以免走光。
 
  其实今晚出外跳舞前,呀非还特给我选了热裤小背心,说这才配合的士高的 环境,但想不到我们舞后会来里吃宵夜,现在给人点评着。
 
  真有点后悔。
 
  但男友嘛,就是这样子。有时喜欢别人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也许他觉得会 有点虚荣感吧。
 
  今晚男友在吃了蒜油饼时,点了很多饮品,害人家还未吃完,便急着要去洗 手间。
 
  洗手间在商场二楼的一角,比较僻静。尤其在晚上,大部份店子都关了门, 洗手间附近,都没有人。
 
  走廊的灯光,一明一暗的闪着。
 
  夜静,静得有点怕人。
 
  如厕后,我急急的打算跑回去店子。
 
  才打开了门,突然外面一个黑影扑上来,我还来不及反应,他已经捉着我的 手把我拖回洗手间里。
 
  我挣扎着惊惶着想大叫,黑色厚衣的男子立时掩着我的口,我的求救声顿时 变成了低鸣的「唔唔」声。
 
  他捉着我的手,把我转身压向着洗手盘,并从后紧紧的抱着我。
 
  「呀非你在哪里,你的女友要给人强奸了」我的抵抗越来越无力,只能在心 中叫喊着。
 
  在暗暗的灯光下,镜中的倒影里看不清黑衣男的脸容,他的帽子压得低低, 脸上戴着口罩,右边脸上,从口罩边露出半道疤痕。
 
  他一手掩着我的口,另一手熟练的伸手入我的小可爱,推起人家的奶罩,并 在人家圆滚滚的奶子上搓来搓去。
 
  我惊惶地推开他,奋力地抵挡着他的手侵袭,但当他轻轻的把玩我嫩嫩的乳 尖时,我不禁轻声的叫了起来,酸麻的感觉从敏感的乳尖传来,令我的身子顿时 变得软软的,毫无气力伏到洗手盘上。
 
  「不要叫了,再叫便在你脸上划两道疤痕。」男子刻意地压低声线,恐吓着 我「臭婊子,穿得这么火辣,是想勾引男人吧。」
 
  听到他的说话,我有点疑惑。
 
  「啊……不要……啊……不要弄啦……啊……轻一点……人家……噢……噢 ……」男子放开了按着我的手,把手伸入我弹性小裤头,在小内裤上寻找小豆豆, 然后轻轻的揉弄起来,我不由的轻喘求饶。
 
  「小婊子,给人玩弄两下便出水了,很兴奋吧……哈……真贱……」他兴奋 的说着,上下的手可没有停下来,而且变本加厉地搓弄起来。
 
  「啊……不……啊……人家可不是婊子……啊……」我反抗着推开他。 
  他把我的内裤子拉向一边,露出湿漉漉的小穴。他的手指在人家的阴户外游 来游去,我紧紧夹的双腿抵抗着。
 
  但他转移目标,一会儿玩弄我的小豆豆,一会儿又舔我的小耳窝和颈背,好 像很熟识我的敏感带似的。我的身子越来越热,真的要给他弄死了。
 
  身子越来越无力的反抗,他乘机把手指插入我的小穴里,大手大手地挖弄起 来,并说「臭婊子,流这么多淫水,很喜欢给男人弄吧,哼……」
 
  「啊……不要……啊……轻一点……啊……」我小声呻吟着并配合着他的淫 话「啊……对……人家是婊子……啊……给人玩弄的婊子……啊……啊……」 
  说毕,自己也脸红了。
 
  他听到我的淫话,更加兴奋,手指加快速挖弄起来。
 
  「啊。啊……轻一点……啊……不要……啊……弄死我了……啊啊……」在 他的淫弄下,小穴的淫水倾刻间,暴泻出来「啊啊……啊……」。
 
  我再娇喘了几声,便无力的伏在洗手盘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望着镜中的 男子,他脱下了我的热裤,并把我的修长的右腿放到台上。
 
  他手忙脚乱之间,脸上的疤痕,掉下了一些。看来匆忙赶来之际,胶水黏得 不太好。我看着,不禁心中发笑了。
 
  我配合着把屁股向后趬起,让嫩穴张一点,方便黑衣人把大鸡巴疯狂的进进 出出。
 
  「啊……啊……你插死我了……啊啊……」在他的抽插中,我不禁娇喘起来。 他抓着我的圆滖滖的屁股,大鸡巴大抽大插。
 
  「小婊子,看你样子甜美,男友怎舍得你出来接客?一定是你天生淫荡,男 友喂不饱你吧?」黑衣男淫笑地说,加快了抽动。
 
  「啊……不……轻一点……啊……啊……不要说。啊……啊……」我给他羞 辱着,被他干得无力回应,只得挺着腰,手撑在台上,两个白花花的大奶子在空 中摇晃起来,黑衣男见到,伸手抓着我的奶子,在乳尖上轻轻弄起来。
 
  「小婊子,干得你爽吧。」他一句一句的婊子,越说越大声。我看着镜子中 的自己,俏脸发红,秀发和身子给干得前前后后不停摇动,淫秽极了。
 
  「小婊子,今天接了多少客?小穴这么湿的,欠干吧?」他把我转身,看着 我害羞的表情,越说越兴奋。
 
  「对……啊……人家是婊子……啊……啊……接了很多客……啊……男友无 用……啊……要接客养男友……啊啊……」我小声的回应,报复性地羞辱一下男 友。
 
  「干死你……臭婊子……干……臭婊子……」黑衣人听了,好像更兴奋。 
  「呀……呀……」他紧紧的抓着我的腰,再大插几下,然后便在人家的小穴 里射精。
 
  射精后,他软软的伏到我身上喘气来。
 
  「啊啊……啊。啊……啊。」我在他的射精中,捉紧了他的手臂,也到达了 高潮。
 
  休息了一会,我们都清理了下,黑衣人忽然说:「惨了,裤子在地上给弄污 了。」
 
  「死色鬼,我可不理你了。」我有点幸灾乐祸,谁叫他贪刺激,跑这里做。 
  我丢下手忙脚乱的男友,推开厕所门便要离开。
 
  噢!吓我一跳。
 
  厕所门外,竟然站着了蒜油饼店的那位粗手臂上纹身的店员。我红着脸低头 便走了,希望在暗黑的环境里,他不会认出我们吧。
 
  唉,羞死人了,不知那店员有没有偷听到我们的谈话。
 
  死呀非,回家才治你。
 
  这星期连续多晚,呀非在放工后,也要在家中赶工作,很晚才睡。今天见到 他的工作差不多完成,便点了外卖,是他最喜欢的蒜油饼,当作鼓励。
 
  但呀非的工作才完成了,疲倦的他已经倒在床上休息,作为女友,睡在他身 旁倍伴,安慰一下。
 
  呀非虽然累,但还是毛手毛脚,想要做爱,并要我穿上平时他喜欢的半透明 的情趣睡裙。
 
  薄薄的短裙子,胸前松松的,露出我雪白的酥胸,深深乳沟和一大片白滑的 苏胸,奶子差不多要跌出来,裙子长度只仅遮着大腿小许,并露出我修长的腿。 
  这是呀非最喜欢的裙子。
 
  他伸手过来,在我的奶子上轻轻的弄了一会,把人家的敏感小乳头弄得发红 变硬,小穴也开始发热出水,正期待他继续下来。
 
  但这时,他郤停了下来,原来已累得睡着了。
 
  「真无用……」我给他弄得半上不落,心头有点烦闷,轻轻的打了他的手臂, 躺在他身旁也睡着了。
 
  半睡半醒间,门钟响起数声,想起刚才叫了外卖,我急忙披起床头薄薄的披 肩跑去开门,以免门钟再响,吵醒累透的呀非。
 
  但匆忙之间,我却忘记身上的衣着。
 
  开了门,是送蒜油饼来的店员,就是那个挺着小肚腩,手臂粗粗,但长满浓 浓密密手毛,并且手臂上有纹身的那个店员。
 
  他一副恶汉的面容站在门外,令我心中有点惊惶。
 
  他见了我,呆了一呆,递上蒜油饼。
 
  他的眼珠一直在我身上打转,我不由的一手拉紧了披肩,另一手接了蒜油饼。 只是他火热的眼神仍紧盯着我的身躯,我给他看得心中发毛,转身想去取钱,却 不小心打反了门旁的碎币盒,满地都是钱币。
 
  越慌越乱……
 
  我连忙弯腰俯身拾钱,却忘了要拉紧披肩。两个大奶子在单薄睡衣中,随着 我摇动的身子,在纹身店员前摇晃起来。我弯下腰半跪在地上,才惊觉裙子太短, 一手拉着裙子,一手拾钱。
 
  越乱也越慌……
 
  「多少钱?」他的声音从我头上响起。
 
  「外卖是我叫的,不是应该我问他价钱的吗?」我心想。
 
  有点不明所意,我随口回应了蒜油饼的价钱「100元吧」。
 
  仰起头,见到他满佈了红根的眼睛紧盯着我胸前深深的乳沟,心想情形不妙。 
  冷不防,他拉起了我,紧紧的抱着我的腰,把我的身躯紧贴在他身上。另一 边,伸手入我的裙下搞动起来。
 
  想不到刚才给呀非弄得汤汤水水,现在郤方便了门外的外卖员。
 
  我的粉拳拍打他的胸膛,在他怀中扭动着娇躯,挣扎想逃走,但郤起不了什 么作用。
 
  「你这婊子,100元才一次,好啊……」他紧抱着我,我继续挣扎着,郤 走不了。
 
  「不……你放手……不要……」他的手粗鲁地玩弄我娇嫩的乳房和乳尖,刚 刚给呀非弄半上不下的感觉,好像得到解脱。
 
  敏感的乳尖被玩弄着,身子变得软软,无力抵抗。
 
  「我认得你,你是上次在公厕接客的婊子。哼,看你外表清清纯纯,想不到 会出来接客。欠钱吗?」说完,他把长满有鬚根的大嘴,一下亲上了我的小嘴巴, 大舌头强行侵入我的小嘴,在里面乱动,玩弄我的小舌头。
 
  我转头躲开,但他一手捉着我的下巴,令我躲不了。
 
  「唔……唔……唔唔……」给他弄了好一会,他才放开口。我已给他玩得娇 喘连连,唇上嘴里都是他的口水,他的手可没有停下来「放手……啊……不,我 不是……婊子……啊……你放手……啊啊……」
 
  我不知如何解释上次在商场的事,难度向他说男友有这种癖好吗?可难以开 口说啊!
 
  他的粗手沿着我白滑的大腿向上抚摸着,直到我嫩滑的大腿根部,摸得我痒 痒的。
 
  我可不要给这恶汉强奸啊。
 
  我努力的反抗着。
 
  进击的粗手可没有停下来,继续从裙下伸入,我立刻按着裙子,但裙子实在 太短了,他轻易的攻入了我的敏感的大腿根部。他的手拉下我的小内裤,在小穴 里搞动,淫水随着手指的进出,发出「吱吱」的淫水声。
 
  「哼,穿这样子来开门,还不是想勾引我给我干,要接生意吧。」他裂嘴笑 道,露出轻视我的眼神「哈,才给我摸两下,小穴已经这么湿了,你这淫娃,不 是为钱,定是小白脸喂不饱你吧?」
 
  「啊……不……不要乱说……啊……我男友……很利害……啊……啊……」 我红着脸,以谨余的理智「反驳」着。
 
  他听到后,笑笑口,并伸手掩上了门,并除下了裤子,露出粗粗大大鸡巴。 我趁他除裤子时,转身向屋里逃开。
 
  他见我转身走,便一下抱着我的小蛮腰,并撩起我的短裙,把粗鸡巴一塞, 直插进人家已经湿湿的小穴深处。
 
  「啊……」我连忙伸手掩着口「啊……啊……」
 
  他粗粗鲁鲁的,毫不会怜香惜玉,大鸡巴才插入来,己不停的挺腰抽送,要 不是刚才给非弄了一会,小穴有点湿的话,恐怕早己给他干得皮破血流了。 
  「唔唔……啊……啊……」给他玩了好一会,我不停的发出浓浓的喘息声, 伸手想推开他,但没有气力,反抗不了他的侵袭。
 
  好一会,我吐出了呻吟声「啊……啊……啊。啊……我不……不是婊子…… 啊。啊……我男友……啊在房里……啊……你快停手……啊……啊……」 
  「看你的年纪,还是学生吧?是援交少女?还不是像婊子一样出来接客?房 里的是你男友,是小白脸吧?我见过你们几次。哈……想不到这小子艳福不浅, 靠你这清纯的女友卖肉赚钱养他,看你美美的,应该生意不错,接了不少客吧… …哈……来叫醒你的小白脸,我们来过两皇一后……」他羞辱着我和男友,一边 抽插着,一边抱起我的腰,要向房间行去。
 
  「不……不要……啊……不要给男友知道啊……」我拉着他的手,我可不想 给男友看到现在的情况啊!「啊。啊。在沙发上玩吧……我最喜欢……啊……啊 ……」
 
  为免吵醒男友,我随口说了一句谎话骗他。
 
  他见我屈服,对我咧嘴一笑,露出黄黄黑黑的牙齿,笑道「原来是瞒着男友 做援交少女,哈……你可大胆了,趁男友未睡醒便接客,应该很急要钱吧?哈… …职业婊子我嫖得多,我是第一次玩援交的少女。呵呵……」
 
  我被他抱到沙发前,脸向窗外,双手按在沙发上,两腿分开站在地上,并趬 起了屁股,迎合着他的粗大鸡巴,他从后面深深的一下一下的撞入我敏感的小穴 深处,才给他干了几下,小穴的淫水不争气地沿着大腿倾泻下来。
 
  「啊……啊……啊……啊……」我也不禁轻叫起来。我仰得起了头,秀发随 着他他大鸡巴抽插的节奏而摇动着。
 
  他每一下摇着粗腰,把大鸡巴向前送,同时也拉着我纤腰,把我的小穴迎着 大鸡巴撞过去,把大鸡巴每一下都送入我的小穴深处,直达的子宫口,然后才拔 出来。
 
  「啊啊……啊……」我弯着腰,手按着沙发上,半裸的身体一下一下的前后 摇动,长长的秀发在空中一下一下的摇晃,小嘴一口一口的喘着大气,垂下来的 大乳房在空中一下一下的前后摇晃,一切都像在有节奏地配合着他的奸淫,营成 一幅淫荡的画面。
 
  「配合得好啊……果然是有丰富经验的婊子啊……呵呵……」我俏脸红着像 火烧,给他羞辱得无地自容。
 
  小穴传来的酥酥麻麻的快感,己令我不能思考,只能顺口的配合着他的淫话。 
  「啊……是啊……我是援交……啊……我是婊子……啊。啊……干我……啊 ……啊……我死了……大力……啊……」
 
  「喜欢给我干吗?看你这么飢渴,嫖客加上男友都满足不你吗?」
 
  「喜欢啊……你的大鸡巴……啊……很利害……啊……」他的大鸡巴在我的 小穴里不停的进进出出,我已经兴奋得胡言乱语了,幻想着援交的情况「啊…… 我的客人都没你这般利害……啊……干死我了……啊……用力干我……啊……很 深……啊……啊……啊……不要停……啊……干……干破我的鸡迈……啊……人 家给你弄死了……啊啊……」
 
  「你的男友利害?还是我利害?」他笑淫淫的,边干边问。
 
  「啊……啊……不知道……差不多……啊……」我可不想回答。
 
  「那我入去找他比比」他停下来,作势要走入房里。
 
  我吃惊地拉着他。
 
  「啊……不……不要……啊……啊……你的……啊……鸡巴……最大……啊 ……干……干死我了。啊……啊……不……不要停……继续干我……啊……啊… …」我断断续续的娇喘着回答,说毕,俏脸发红不已。
 
  「不如跟我吧,不要跟那小白脸了。」他拉过我的脸亲了我小嘴巴,然后双 手玩弄着我摇晃中娇嫩的乳房,粗糙的手指搓揉着我敏感而发红的小乳尖,令我 更兴奋,纤腰不自觉的扭动起来。
 
  「啊……不……我很爱男友……啊……不要给他知道……啊……啊……大力 干我……啊……啊……你插死我了……啊……」他的鸡巴很大,每一次撞着我的 屁股,都深入到人家的子宫口,然后才反弹出去。
 
  我给他干得忘了一切,只得娇喘着。
 
  「你这淫荡又漂亮的婊子,干死你……干死你……很爽……不用带套干婊子 ……真爽……哈……」他越说越大声,再加速抽送了一会,好一会才把鸡巴抽出 了「我以前干的婊子要都我戴套,他奶奶的,戴套可不爽啊……都是你最好,不 用戴套的……呵……小婊子……真爽……呵……」
 
  「啊……啊……啊……不……不要……啊……要戴套啊……啊……不要…… 不要射进来。啊……
 
  人家可不想怀孕……啊啊……「我给他干着呻吟着,并提醒着他。
 
  「好吧,下次才套吧……」他有点敷衍着说,下体没有停下来,一下一下的 深深插进来。
 
  「好……啊啊……你答应……下次……啊……啊。要……戴套啊……啊……」 我兴奋得不知自己在说什么了。
 
  一会儿,给他插淫水连连,眼看快要到达高潮,他的鸡巴竟然退了出去,我 失望极了。
 
  他放开了我,让我身子软软无力倒在沙发上,喘着大气。然后,他转身大刺 刺的坐到沙发,除去了自己衣服,分开我的双腿抱起了我,让我的小穴对准他大 鸡巴。
 
  我无力的顺从他的摆佈,他把我粉嫩修长的美腿分开,放到他的粗腰两边, 小穴自然地张得开开,他慢慢扶着我的腰,要我慢慢的坐下到他竖直起来的粗大 的鸡巴上。
 
  「啊……啊……」想不到他垂直的大鸡巴直入小穴到达子宫口。我不禁娇叫 了一声,全身酥软无力的伏到他身上,两乳紧贴他的粗粗的胸毛,粗毛把乳尖弄 得痒痒的。
 
  他把我薄薄的,半退半挂的睡裙脱了下来,并低头轻咬我己发红硬起来的乳 尖,大鸡巴可没有停下来,在子宫口轻轻的进进退退,令我忍不住呻吟起来。 
  「啊……啊……啊……很深……啊……人家要死了……啊……你太强了…… 啊……快插死我了……啊……」很舒服的感觉,令我不自觉的挺起了腰,抱着他 的头,把白滑的大奶子紧紧的贴他的满佈胸毛的胸膛。
 
  他看来对我反应满意极了。他淫笑着看着我,抱起我的腿弯摇动起来,大鸡 巴每一下深向上,顶入我的嫩穴的深处,小穴淫水沿着他的大鸡巴直流到梳化上。 
  突然,他不知为何,他直直的望着呀非的房间,停了下来。然后,咧嘴一笑。 
  我给他弄得在高潮边缘,受不了他突然的停顿。
 
  不要停啊!
 
  灼热的小穴还想要大鸡巴,我可受不了空虚的感觉,不由自主地在他身上扭 起纤腰来。
 
  「不……不……不要嘛……不要停嘛……人家还未到高潮,……继续……继 续干我……」我已到达高潮边缘,顾不得羞耻,红着俏脸主动扭腰求欢。 
  「来……你这婊子……自己动,服侍我……呵呵……」他躺了在沙发上,变 成女上男下的姿势,抱着我的纤腰,前前后后摇动起来。
 
  雪白娇嫩的少女,坐在黑黑粗粗的男人身上,纵着腿摇动着身躯,形成强烈 的对比。
 
  「啊……啊……好舒服……啊……你很利害……啊……」小穴失而复得,再 次迎接大鸡巴的宠幸。
 
  好一会,他开始加快了抽送速度,他口中呼吸声越来越大声,他的鸡巴开始 发胀,更紧紧的塞到我的小穴中。
 
  「啊……啊……好舒服……啊……我死了……啊……啊……你的鸡巴很大啊 ……人家给你干死了……啊……啊……我死了……你插死我了……啊……啊…… 啊……」我语无伦次地,再次在他的狂暴的抽插中爬上了高潮,放声乱叫。 
  高潮过后,我无力的倒在他身上。
 
  但他可没有未完,他把我放到梳化上,并大大的分开我的腿成M形,大鸡巴 对准我的小穴,又次轰入来。我感到他的鸡巴胀大了些,好像快要射精似的。 
  我有点害怕,挣扎着想推开他,并说:「啊……啊。啊。不……不要在里面 射……啊……啊。
 
  ……人家还没吃药……不要……啊……啊……你……不要……射了入来…… 啊……你……你……啊……啊……我……会……怀孕的呀……啊……啊……不……啊……」
 
  可是他没有理会我的抗议,紧紧的抓着我的屁股继续狂插。
 
  好一会,郤停了下来,把脸贴近我「真不可以射入去吗?」
 
  「不……不要……不要停啊……啊啊……继续干我……啊……」我在他身下 扭着腰,有点犹疑,但小穴的感觉战胜了理智「这次……啊……算了吧……啊… …射入来……啊啊……下次可不要啊……啊……」
 
  他听到后,更兴奋,又大干起来。
 
  「干死你……干死你……你这臭婊子……我要给你内射……啊……啊……真 爽……啊。」只听他呀一声,他紧紧的抱着我的纤腰,身子勯抖了几下。 
  我的小穴里感到一阵暖意,应该是他的精液射入我的小穴中,而我也不禁抖 动一下,再次迎来一次高潮。
 
  高潮过后,我无力的躺在沙发上,他伏在我身上喘气,我们的身子紧紧的贴 着在一起。好一会,他的鸡巴射精后缩小了一些,慢慢从小穴里滑了出来。 
  他把我放到梳化上,跨在我头上,把湿漉漉的鸡巴放到我脸上游动。我的俏 脸,鼻子和嘴角边也沾了不少他的精液。
 
  在我张口喘气时,他把鸡巴塞入了我的小嘴,把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都送入 我小嘴里。我尝试用小舌头把鸡把顶出去,结果反而像舔他的鸡巴。
 
  「唔……唔……」我合不上口,只能无力的看着他,勉强对他发出软弱无力 的抗议之声。但他可没理会,我没有办法,只好把咸咸腥腥的混合淫液也吞下去。 
  「援交少女果然不同,像你这种外表清纯的小女生才好玩,下次再玩时,也 要先扮作拒绝,然后再求我干爆你才好玩啊……呵呵……」他满意的把鸡巴抽出, 并一边抽起裤头一边淫笑着,并品评着我的「服务态度」,我羞得粉脸发红起来, 转过头不敢望他。
 
  在我还在嘘嘘喘气,还无力坐起来的时候,听到他穿衣声并说:「今次的蒜 油饼不收钱了,就当是我给你的肉钱吧。下次想吃蒜油饼,再找我吧,当然是免 费的……呵呵……」
 
  原来我的身子原来在他眼中,只值一份蒜油饼的钱。
 
  他离开后,我在梳化上躺了一会,拖着湿漉漉的身子去洗澡,洗了好几次, 希望洗去身的精液的气味。
 
  真后悔上次和男友在公厕的的胡作非为。
 
  洗完了,身上应该没什么气味,才回去房间,抱着男友再睡一会。看到男友 睡得死死的,心想:「非,对不起啊。」
 
  以后,我也再不想去那店子吃蒜油饼了。
 
  有些时候,呀非还是想吃蒜油饼,我想拒绝他,但没什么借口,只有硬着头 皮跟他去。心想有呀非在旁,应该没事吧。
 
  跟着呀非也去了两次,但郤见不到那纹身店员,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以为 他不在这里工作了。
 
  第三次,呀非想再去吃,我也没再拒绝。但今次郤再次见到纹身店员。他见 了我,咧嘴露出灰黑的牙齿暗笑。
 
  我红了脸低头扮作看不到他,他郤热情的走过来,和呀非闲谈两句,然后下 单,并趁呀非不在意时,向我眨了眼,我假装看不到,没理会。
 
  美味的蒜油饼来了,我们低头吃了着,他趁别人不为意时,对我打了眼色, 不知是不是说要告诉呀非。
 
  我有点惊,没有理会,低下头继续吃。眼角见他和老闆低头咬耳交谈,我心 中一慌。
 
  他会不是对老闆说我的事吧。我越想越不安。
 
  忍不住,我告诉呀非要去洗间。
 
  「要是他跟着来,便想对他说清楚,并警告他,叫他不要说给别人听」这是 我简单的计划。
 
  於是,对呀非说了一声,我便出去商场洗手间,他不经意地跟在我身后。我 才打开门厕所门,他立刻跟着我,轻推我入去并关上门。
 
  我还未开口,他已经熊抱着我,亲上了我的香腮,俏脸和小嘴。我的粉拳拍 打他的胸口作反抗,但他也没理会。
 
  「不要……你……出去……不要……」我有点惊惶,也有点后悔,原本想警 告他的话也忘了。在日间时间,这里虽然人流稀少,但也算是公众地方,我以为 他不会这么大胆的。
 
  但我错了。
 
  「怕什么,又不是第一次,你做援交做妓女的,就是要给男人干吧。」他仍 以为我是妓女,不怕人给发现,就要在这里进袭我了。
 
  死呀非,都是你害的。
 
  「这次你自己送上门来,就是要送小穴给我吃吧。」他淫笑着说,手沿着我 的背部抚摸一会,然后从后伸入我运动裤裤头,捏着我圆圆的富弹性的屁股。 
  「不……不要……啊……啊……」我惊惶未定,脑子乱作一团,轻轻的反抗 声好像变成了呻吟声。粉拳拍打着他的胸膛抗议,但好像没什么用。
 
  他的粗手指沿着我两片屁股之间的深沟走动,在我的菊穴轻按,我不由自主 的轻叫一声,并缩起屁股想躲开,幸好他也没有强入我的菊穴。
 
  「唔……唔……唔……」我伸手掩着口,望着关上了的洗手间门,害怕有人 突然闯进来。
 
  他伸手沿着股沟向下进袭。像紧抱着我一般,手指从后直达我的小穴的下端, 他的另一手在我胸前隔着运动衣搓弄着我的奶子。
 
  反抗无用,而小穴传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越来越害怕,不知如何是好。 
  我只得闭上眼睛。
 
  是逃避现实吧。
 
  给他玩了好一会,我的运动裤和内裤,已不知何时已经给他脱了下来,盘在 左腿上。
 
  身体兴奋的感觉,令原本拍打着反抗着手,不知不觉的变成轻轻的抓着他的 衣襟。
 
  「啊……啊……啊……唔唔……唔……」我不禁仰起头,小嘴张开轻喘着。 
  我在做什么啊?我不禁问自己。
 
  这时,他豪不客气,一口亲上了人家的嘴巴,舌头在我的小嘴里乱闯,粗粗 的鬍子刺着我的小唇。我推不开他,只好再次闭上眼睛。
 
  我可不想看到他亲近的脸啊。
 
  「很香啊。」他低头在我的粉颈上亲吻着,嗅着我的体香。
 
  然后,他抱起我坐到洗手盘上,并分开我修长的双腿成「M」字型,令粉红 色的小嫩穴变得无遮无蔽,张得开开,暴露在他面前。
 
  我害羞得用手轻遮掩着小穴,但他可不着急的,粗粗的手掌在我的敏感的乳 头搓弄几下,我忍不住仰起头「啊」了一声,轻叫起来。怕人听到,我连忙用手 掩着口,他乘机挺起粗粗的鸡巴,直插入我粉嫩的小穴里。
 
  他摇着粗腰,把大鸡巴一次又一次深深的送入我的小穴里,每一下深插后, 他都在里面顺时针转一圈才抽出,然后再插,再转一圈。
 
  「啊……啊……不要……啊……不要……啊……受不了……啊……很深…… 啊……啊……不要。」我受不了他的玩弄,抑起了头,一手按着小嘴巴,想遮挡 着浓厚的娇喘声,一手轻轻推开他的腰,但没什么用。
 
  在他有技巧的抽送下,不消一会,我已经淫水直泻,给他玩弄得兴奋莫名, 台上已佈满了小穴流出来的淫水。
 
  「不想给我干吗?你不是送上门给我干的婊子吗?」他忽然停了下来问道。 
  「啊……啊。不……不……啊……我啊……我送上门……送上小穴给你干的 婊子……啊……啊……干我啊……干我……」
 
  他听到我的淫声浪语,又开始大抽大干。
 
  在他强力的抽送下,我敏感的小穴传来无止境的快感,一次又一次的给他送 上仙境,我变得语无伦次了。
 
  媚眼如丝地看着他并轻叫道「啊……啊。啊……你插死我了……啊……人家 的小穴给你干破了……啊……很深……啊……」
 
  突然,洗手间的把手发出转动声,我望着门,紧张闭上口,也得不敢乱动。 他也望了望门,继续大力抽动。
 
  「啊……停……啊……不……有人……啊……啊……要来了……停……啊… …」我紧张的推开他。
 
  他见我惊惶的样子,更觉刺激,抽动的腰摇得更盛。
 
  「啊……啊……停……啊……会给人发现……不……啊……啊……」我真的 感到害怕,但给他弄成双腿张得开开,被干得全身乏力,我不知如何是好。 
  「不要怕,已锁上了门」好一会,他才冷静的说。
 
  给他气死了,我应该讚他心思细密,还是经验丰富呢?
 
  放下紧张的心,身子的感觉越觉敏锐。他的大鸡巴直插到我的花心了。 
  「啊……啊……你吓死……啊……我了……啊……啊。啊……」我放下心头 大石,不自觉的再次呻吟起来。
 
  「喜欢刺激吧」他停下来,笑笑口,贴着我的俏脸说「刚才你的小穴很紧啊。」 
  「啊……啊……还不是……啊啊……你害的……啊……啊……」我红了脸害 羞着说。
 
  「看你样子美美的,淫穴这么紧这么好干,又会淫叫,真是极品」他一边品 嚐我的小穴,一边给我评价「现在很难找到像你这种妓女了……」
 
  「啊……啊……是啊……我是妓女……啊……大力……啊……大力插我…… 啊……」我已兴奋得忘了身在何方,压在身上的是何人。
 
  「我嫖过不少妓女,你的小穴最紧,是出来做不太久吧……」他低头近距离 的望着我发红流着汗的俏脸,鼻子喷出的气到我脸庞上,痒痒的。
 
  「啊……是啊……刚出来做……啊……」脑子己转不动,只能随口跟他乱说, 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说完,才觉羞耻。我羞得抱紧着他,脸藏到他胸前,不敢直望他。
 
  身子不自觉的像树熊般,四肢紧缠着他,全身嫩滑的肌肤子紧紧的贴着他粗 粗的身躯,感受到他火热的体温。
 
  「既然刚出来做,等我教你做如何做妓女吧,我嫖妓无数,经验丰富,给你 指点一下,包你受用无穷」他一下一下的抽送,一边和我分享他的嫖妓经验。 
  「妓女最怕什么?就是小穴松松的。你做多几年,小穴变松了,连乞丐也不 嫖你了。所以趁这几年,你还未给男人玩到松松,做多些,赚多点。趁给我多玩, 我也可以介绍其他客人给你啊。」
 
  「啊……好啊……给你干……给你玩……介绍给其他男人……啊……啊…… 人家不要松松啊……不……啊……不要……啊……啊……啊……男人可不要会我 啊……啊……」才说完,小穴一紧,又一次迎上第一次高潮。
 
  但他可没有停下来,继续抱着我干着我的小穴。好一会,他把我反转来面对 着镜子,我两手按着洗手盘趬起雪白的屁股,湿湿的小穴又吞吐着他粗大的鸡巴。 
  「啊……啊啊……」我看着镜中的影像,镜中的一位美少女摇着长发,扶着 洗手盘给粗男人从后干得满头大汗,脸颊腓红,媚丝细眼。
 
  上身的白色运动衣已给退到颈项上,露出两个白花花的大奶子,在空中一下 一下的抖动着。
 
  「看你太敏感了,摸两下便淫水连连,要学点技巧,取挩客人。」说毕,停 了抽插。
 
  「啊……不……不要停嘛……」我回头看了他,拉他的手「继续干我……啊 啊……」
 
  「你要学学主动去摇腰,夹紧小穴,取悦男人……」他一边说,一边在圆圆 嫩嫩的屁股上搓来搓去,爱不惜手似的。
 
  「人家……不知如何……」我快要到高潮,这男人郤多多理论,我心急极了。 只好勉强试夹小穴,但也不知怎样做。
 
  只得扭动屁股,发出软软的娇声哀求「不要嘛……求你……继续干我……不 要停嘛……」
 
  他听到我的淫荡的求干之声,像吃了药似的,提着大鸡巴狂抽大干,再也没 说什么,只低声道「淫娃……淫娃……干死你……臭婊子……」
 
  失而复得,小穴的又一次被塞得胀胀满满,令我更兴奋。我无力的撑着台面, 趬起白花花的屁股给他干着,不消一会,他又在我的小穴里射了精。
 
  又一次给他干了。
 
  临走前,他把一份蒜油饼的钱,塞入我的裤袋里。
 
  这一次,我真的成为收了钱,成为真的婊子了。
 
  之后,有好几次,呀非要求来吃蒜油饼后。吃过后,纹身店员总是对我下眼 色,要是我不理他,他好像暗示着要告诉呀非。
 
  我几次也无奈地的呀非说了谎,徉装要去商场二楼做面膜美容,买东西之类, 要呀非先回家。在商场厕所里,我都想给他说清楚,我不是卖淫的,但每次我还 未开口说,己给他弄得汤汤水水,敏感的身子不听话,很快的便软了下来,给纹 身店员再次享用我的小穴,而每次他也给足了我「肉金」。
 
  唉,怎么办呢?
 
  后来,我找了借口,对呀非说那商场很髒,不想再去。呀非露出失望的表情, 也没有说什么。
 
  过了好些日子,呀非工作还是忙,不时要拿文件回家,要躲在房里工作。而 我刚做完兼职回到家,赶不及煮饭,我问呀非想吃什么,他说已经点了外卖。 
  一会儿,外卖送来了,打开了门,竟然是纹身店员。
 
  他见到我开门,大喜。他大胆的伸手来抱我,我挥手示意他不要,呀非在房 里。
 
  他可没有理会我,抱着我,亲我小嘴,并伸手入我衣服内,玩弄我乳房和小 穴,我扭腰躲开但太迟了。
 
  「不……我男友在家……不要……」我小声的对他求饶,希望他放过我。 
  「那你快点给我弄吧,给小白脸发现便不好了。」他抱着我淫淫的笑说。他 的手指在我柔软的阴户外轻揉着,玩弄着。
 
  「啊……啊啊……」我不禁发出轻呻吟声。呻吟声响起,我才醒觉呀非还在 房里,连忙掩着口以免给呀非听到,并伸手去推他。但他气力比我大,我反抗不 了。
 
  突然,粗手指一下的插入我己渐湿的小穴里挖弄起来。
 
  「啊……不……不要……啊……啊……不要再弄……啊……啊……」我再低 声的求饶声,求饶声夹杂在一片呻吟声中,不知他有否听到。
 
  不消一刻,我已被弄得得迷迷糊糊,下身已经湿一塌湖涂,淫水沿着大腿流 到地上。他才放开了我,但我已经无力的跌坐到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他望了望呀非的房间,咧嘴淫笑,然后掏出粗大发硬的大鸡巴,塞入我的小 嘴中抽动起来。我仰起头想躲开,躲不掉,只好勉强张开口,试着和他口交,希 望他快点弄完快点离去,以免给呀非发现。
 
  他的鸡巴很粗,而且有点怪味。
 
  「不错嘛,口交技术很好啊。」他低头看着我的服务,摸着我的头发笑笑口 说。
 
  我小嘴中塞着鸡巴,不能反驳他,只得「唔唔」几声,以示抗议。
 
  帮他弄了好一会,口也酸软了,慢了下来。
 
  他慢慢的摇着腰,大鸡巴像抽插小穴般,慢慢的干着我的小嘴。
 
  我拍打他抗议着,并推开他,但他可没有理会,大鸡巴继续进进出出。 
  「啊……啊……」他一边享受着一边叹着气。
 
  我可大惊了,要是给呀非听到怎办。我立刻努力摇着头,小嘴巴奋力的吸吮 着,希望他快点完事。弄了好一会,嘴累了,便改用手。
 
  「啊呀……来了……呀……真舒服……」再弄一会,他才把浓浓的精液射到 我的脸上眼上。
 
  看到我的俏脸给弄得一榻糊涂,然后才抽起裤头,淫笑着满意地离开。 
  我坐在地上喘息了一会。回过神来,看到呀非的房间还是关着,松一口气, 便急急的跑入洗口间清洗一番。
 
  吃蒜油饼时,呀非不时以奇怪的目光看着我,看得我心慌起来。
 
  「霞,你的头发上有点东西啊……」呀非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紧张的拿出镜子一看,啊……我晕了,刚才有些精液射到秀发上未清理… …怎办?
 
  怎办?
 
  怎办?
 
  人急智生,我心中慌乱但故作镇定,微笑着说「啊……是啊……刚才想偷吃 雪糕,郤不小心弄反了,可能有些弹到头上脸上吧……」
 
  我吐一吐小舌头,扮作可爱,并伸手从头点了些入口,说「真好味……」 
  其实有点腥。
 
  欲盖弥彰,事后回想,有点笨。
 
  呀非见到,笑一笑,伸出手来,作势要点我发上的东西,并笑说「我也要吃 雪糕。」
 
  打打闹闹,慌慌张张之间,我逃进洗手间里去清洗一番了。
 
  蒜油饼店子的生意好像也不错,不时会见到店员来送外卖给其他邻居。 
  有一次在电梯里,我和呀非手牵手的回家,在升降里见到那店员。因为他先 进入升降机,所以站在升降机里面,我和非非背向着他站在前面。
 
  他竟然大胆的,不顾我男友在旁,隔着裙子搓揉我的屁股,我转头瞪了他一 眼,但不敢移动身子,以免给呀非发现,直至升降机到达我们的楼层,我立时逃 离升降机,躲开他。
 
  还有一次(好像是几次,我也记不清楚了),呀非不在家时,他竟然直接跑 来,按了门钟。我在防盗眼里眼到他,他的手提着空空的篮子,像刚送完外卖。 
  我不敢开门,躲在门后,好一会,见没有人应门,他搔一搔头,才悻悻然离 开。
 
  他这样子,令我心烦意乱,万一遇到呀非怎办。
 
  最后,我鼓足勇气,要作个了断,要和他认真交代。我走到他的店子前向他 挥手,示意他出来。他见到我,笑淫淫的向老闆说了两句,便跟着我走出去。 
  我有点心惊,他不会是告诉了老闆我们的关系吧。
 
  我们到了商场一角,他伸手来抱我,以为我要「工作」赚钱了。
 
  「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不是媛交……」我挣扎着推开他的手,脸红红低 声地说。其实心里有点担心,他不知会怎样。
 
  「啊……明白的,你不想我对其他人说你做援交卖身吧。放心好了,我呀标 可是义气男子,说过不对其他人说,就不会说。你放心好了吧。」他拍一拍心口, 正气地说。然后,伸手过来抓弄我的奶子。
 
  「不是这个意思……我说我其实不是做这行的。」我按着他的手,再次向他 解释。
 
  「我明白,哪有人天生是婊子,都是为势所迫的。」他搔一搔头,说着,带 点疑惑地望着我「换了是小白脸吧?」
 
  「不……不是这样……我是说……我本来不是媛交……」我看着他再次认真 地说道,希望他明白。
 
  「我知道,给那小白脸发现你卖身吗?还是那小白脸对你不好吗?哼,臭小 子,不识好歹,你为他卖身接客赚钱,身子都不知给多少男人骑过压过睡过玩弄 过,现在他嫌弃你,他去找了小三吗?妈的!臭小子!来,你带我去抽他一顿, 他奶奶的熊……臭小子……」他自顾自说,越说越气愤,越说越大声,但抓在我 奶子上的手可没有停下来。
 
  我放弃保护乳房,伸手掩着他的口。
 
  看他一脸正气凛然好像要代我出头的样子,我又好气又好笑。
 
  「不……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唔……」我挨在墙上,侧了头,想着要怎 样向一个脑子闭塞的人解释呢?
 
  「啊,我明白了……要」「从良」「吗?」他望着我,突然眼睛一亮,又自 作聪明地说。
 
  我给他气爆了,对着一个脑中只有色色的男人,多解释也无用,只要他不要 再找我,随便他作么想吧。
 
  「是啊……赚够了……以后不用再卖身了……」我红着脸微笑着对他说。 
  「那样也好,做婊子很辛苦吧?每天都男人压着骑着,吃不同男人的鸡巴。」 他失望地叹气说「唉。只是我日后再也很难找到一个像你般,样子甜美,屁股圆 圆,奶子大大又白又滑,小穴又紧又多汁,还会叫春的婊子了……唉……」 
  得到他的「称讚」,我已羞得低下头,不再说话。
 
  之后,他真的再没有来找我了。
 
  真好,可以松一口气了。
 
  只是有一次,在路上相遇,他压低声音,俏俏的对我说「日后再出来做的话, 记得先通知我,我可要做你第一个顾客啊。」
 
  我真的气得想打他一顿。
 
                [完]